您的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 随笔感悟 >
【文学作品】桥
www.meishanpeace.gov.cn 】 【 2017-11-27 17:20:49 】 【 来源:ag平台漏洞|官方网站 】
  【文学作品】二等奖


东坡区人民检察院   吴涛

  凌晨1点半,陆筱梅(化名)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浮现的是白天在看守所里见到的那张稚嫩、苍白、写满不安的脸庞。

  一周前,陆筱梅接到了一起未成年人涉嫌盗窃、故意杀人的案子。从事未检工作这几年来,遇到的无非是一些十几岁的孩子争强好胜,打架斗殴的案子,涉嫌“故意杀人”的,这还是第一次。陆筱梅看着办公桌上厚厚的几本卷宗,心情非常沉重……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陆筱梅一边回顾着案情,一边猜测着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会是什么样子。案情看似并不复杂:犯罪嫌疑人一直在外打工,回家的路上打算先到眉山玩几天,不想在下车时丢光了随身财物,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流浪了几天之后,又饿又困的他溜到附近村子的一户人家,本想偷点钱,却只偷到一些不怎么值钱的东西。偶然看到这户人家的窗台上放了两瓶农药,想到他哥哥小时候被人毒死了,心里十分气愤,便将农药下到灶台上的面汤中想毒死这家人,发泄心中的不满,顺便偷点钱当回去的路费。所幸因为农药气味太大,在此独居的老人并没有喝下面汤。后来,他被人当小偷当场抓住,就此案发。在这个16周岁的少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踏上这样一条犯罪的道路?这是陆筱梅急切想要找到的答案。

  在看守所的审讯室里,陆筱梅第一次见到了这起案子的犯罪嫌疑人黄勇强(化名),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少年长相斯文、白净,颇有点书生气,光看外表,实在难以跟“投毒杀人”联系起来。整个讯问过程中,黄勇强始终低着头,不紧不慢地回答着陆筱梅的提问。其中几个问题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为什么没有读书了?”

  “家里很穷,我学习成绩也不好,小学没毕业我就没读了。”

  “没有读书后你做过什么?”

  “在家里做了两年农活,这几年一直在工地上打工。”

  “你在外面遇到困难了为什么不向你父母求助?”

  “我没见过我亲生爸爸,我爸妈在我几个月的时候就分开了,我是跟我外婆长大的。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妈才把我接到她的身边,那时候她又结了婚,还生了弟弟。他们要挣钱供我弟弟读书,没有时间管我。”

  “你经常跟你家人联系吗?会不会同家人进行交流?”

  “很少联系,而且我觉得没什么可交流的。”

  ……

  审讯快要结束的时候,黄勇强突然抬起头,轻轻地问了一句:“检察官阿姨,我还能不能出去看我外婆啊?我想她了。”

  陆筱梅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想到了自己17岁、正在本市重点中学读高一的儿子。他们是相仿的年纪,却有着不同的命运。一个十六周岁的花季少年,本该在家人的关爱下,无忧无虑地坐在课堂读书,而不是坐在这阴暗、压抑的审讯室里交代自己的罪行!本该与同龄玩伴一起憧憬未来的年纪,却因从小父母离异,各自组建家庭,忙于生活,疏于关爱这些原因,在孤独、无助中早早地进入社会,独自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如果他经常与家人交流,在心理失衡时及时得到他们的帮助,还会不会出现今天的结局?可惜生活没有如果,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3月的天气,春寒料峭,陆筱梅注意到黄勇强衣着单薄,脚上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运动鞋,不知怎的,想到了前两天刚给自己儿子买了双最新款的耐克运动鞋,不禁有些心酸。

  在审查案件的过程中,陆筱梅一方面与公安机关沟通,补充社会调查报告,一方面想方设法联系到了黄勇强的亲生父亲。黄勇强的父亲很震惊,断了联系十几年后,第一次听到的竟然是儿子入狱的消息。黄勇强的父亲还是尽快从云南老家赶了过来,这对彼此陌生的父子在看守所里见了面,红着眼眶,相对无言。陆筱梅询问了黄勇强的父亲,向他了解了黄勇强的成长经历、生活状况和家庭监护情况,黄父表示:他对儿子的生活状况一无所知,也从来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他感到很愧疚,希望司法机关能给儿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等儿子出去后他会将儿子带在身边,好好照顾他,弥补对他的亏欠,并教育他走正道。黄勇强的妈妈知道儿子出了事,也赶了过来。陆筱梅感到些许欣慰,至少在这个孩子误入歧途的时候,他的父母没有放弃他,在绝望中给了他依靠。

  父母的到来给黄勇强带来了温暖,但是,悔恨、害怕、迷茫这些情绪仍然重重地压在他的心上。为打开他的心结,陆筱梅和同事小杨利用心理咨询师的优势,针对黄勇强的性格和精神状态,与看守所的干警一道制定了心理辅导计划,并让他的父母全程参与这个计划,帮助黄勇强战胜心魔,鼓励他好好改造,重新树立对生活的信心。同时,陆筱梅和同事还为黄勇强挑选了一些通俗易懂的法律书籍给他送去。

  几个月后,陆筱梅在法庭上再次见到了黄勇强。他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在看到陆筱梅的瞬间,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给了她一个微笑。陆筱梅知道,这个微笑里,既有对她的感激,也有对他自己改过自新的信心。黄勇强的父母一再感激陆筱梅对黄勇强的帮助,并表示一定会陪着孩子,帮助他积极改造,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陆筱梅看着他们,欣慰地笑了。

  回家的路上,陆筱梅再次经过了那座每天都会经过的大桥。这座大桥连接着岷江的两岸,桥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自己的工作何尝不像一座桥呢?”面对黄勇强这种与家庭疏于联系、交流而误入歧途的孩子,做未检工作的职责,首先就是建立起他们与家人之间的“桥”,用家庭的温暖帮助他们重新点亮对生活的希望;再通过教育、感化、改造,建立起与未来生活的“桥”,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挽救他们。也许,这样的工作谈不上伟大,但能当好这样的“桥”,足矣。想到这儿,陆筱梅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坚定地向前走去。


编辑:本站编辑

ag平台漏洞|官方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电话:(028)38168086 |

蜀ICP备18022806号-1 ag平台漏洞|官方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眉山市眉州大道西一段主楼西5楼 邮编:6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