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人物 >
活着是一面旗帜 倒下是一座丰碑
www.meishanpeace.gov.cn 】 【 2018-10-26 17:11:37 】 【 来源:ag平台漏洞|官方网站 】
活着是一面旗帜  倒下是一座丰碑

——记仁寿县公安局富加派出所所长王涛


  初识王涛,小伙子清清瘦瘦,戴着一幅眼镜。交谈中,王涛随手摸出包软云烟,在他双手递来香烟的那一刻,我微笑的嘴角挂着一丝诧异。

  再见王涛,他已定格为相框中的永恒。这是一张王涛没戴眼镜的标准照,警服领带系得一丝不苟,依然清瘦的脸上一双眼睛干干净净、炯炯有神。


王涛遗照

  这就是那个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浴血挡刀的英雄吗?这就是那个十万群众涌上街头洒泪相送的派出所所长吗?这就是那个扎根基层派出所十八年无怨无悔的王涛吗?

  王涛牺牲后,四川省公安厅、公安部先后发来唁电,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四川省省委书记彭清华、四川省省长尹力等领导纷纷作出重要批示。目前,王涛已被追授为优秀共产党员,公安部门也正在为王涛积极申报“一级英模”。


英雄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中国好人榜”对英雄给出了这样的道德评价:活着,是一面旗帜;倒下,是一座丰碑!

  蓦然低头,有泪落下,我永远的记着了这个名字——仁寿县公安局富加派出所所长王涛。

  当这种爱溶入血液,就会迸发强大的力量,他用鲜血和生命扞卫“忠诚”

  8月6日,是王涛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我走了。”伴随着家门轻轻合上的声音,王涛凌晨五点就带着儿子匆匆下楼。“好嘛。”王涛的妻子夏燕红在卧室幸福地应了一声,她和王涛已经约定好了休假的旅程,此刻正在快乐地收拾行李。

  王涛赶早出门是为了送儿子到成都坐火车,在儿子的多次央求下,王涛狠下心来为儿子报了一个暑期夏令营。父子俩赶到火车北站,接队的老师还没有来。

  “涛哥!刚刚在农旺镇发生了一起命案。”早上7时许,王涛接到富加派出所值班民警的电话报告。“马上通知其他同志到所里,马上封锁现场开展侦查,我马上赶到……”王涛疾步走出侯车室,放下电话才想起儿子还在侯车室里。

  王涛又疾步冲进侯车室,匆匆塞给儿子300元钱:“就在这里等着老师哈。”


英雄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王涛驱车直接赶到了案发现场,现场勘查、走访群众、调查取证……王涛带领民警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在初步确定犯罪嫌疑人后,王涛又匆匆赶回所上制定搜捕方案。

  10时许,在派出所2楼办公室,敲定了最后的抓捕方案后,王涛集中警力,嘱咐参战民警换上便衣、准备出发。随后,王涛来到一楼值班室领枪。

  10时12分10秒,富加派出所院内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一辆黑色越野车冲上台阶将户籍室伸缩门撞坏。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衣人跳下车,在院子里开枪击伤了两名群众。

  10时12分20秒,见到有人持刀冲进来,正在户籍室办理业务的辅警廖弦迎着歹徒一尺有余的的尖刀挺身而出。现场20余名群众得以撤离,廖弦倒在了血泊之中。

  10时12分31秒,听到撞击声的王涛一边大声招呼同事,一边持枪飞奔而出,值班民警刘飞提枪紧随其后。

  户籍室外,王涛带领民警、辅警形成合围之势。“不许动!把刀放下!”王涛大声警告。穷凶极恶的歹徒并未理会,持刀转身扑来。“砰!砰!”王涛和刘飞果断开枪击伤歹徒,歹徒受伤后仍然挥着尖刀径直冲了过来。


群众举牌相送

  已经来不及再次开枪,王涛一把抓住歹徒持刀的手,一刀、两刀……无论歹徒怎样疯狂砍刺,王涛拉住歹徒的手死死不松。为了不伤及群众,王涛拼尽力气将暴徒拖离群众一侧。重伤倒地后,王涛仍然钳住歹徒的手,同事们一拥而上将歹徒制伏。

  歹徒经送医救治无效后死亡。事后经查,此人为张某,不仅是网上逃犯,而且就是8月6日当天的命案嫌疑人。

  “兄弟,把枪捡好!”已成血人的王涛不忘叮嘱身边同事。

  “涛哥一直紧握着我的手,我能感觉到他有多痛!”富加派出所辅警兰星哽咽着说:“从所里到抢救室,涛哥的血流了一路。”

  经及时救治,四名受伤群众全部脱险。当日13时30分许,王涛、廖弦因抢救无效英勇牺牲。

  李敏莉是仁寿县公安局情报大队大队长,她既是王涛的同事,也是王涛警校的同学。她说,在王涛负伤前10分钟,他们还通了电话,王涛向她确认一些嫌疑人信息。当李敏莉再次见到王涛时,王涛已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王涛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手术单,颈部的伤口血肉外翻,还在阵阵冒血,王涛苍白的脸上眉头紧锁。

  王涛的同事一个又一个赶来,战友们无不两眼含泪,几位女民警当场痛哭失声。

  王涛的妻子赶来了,这个视丈夫为偶像的弱女子早已瘫软如泥,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他好痛哦……他好痛哦……”

  王涛的父母赶来了,身形单薄的父亲没有掉一滴眼泪,他紧紧地搂抱着妻子。王涛的母亲身患糖尿病多年,痛失爱子的打击让老妈妈当场昏厥。


群众洒泪相送

  “涛哥、涛哥、涛哥……我的好兄弟!”手术室一片寂静,徐维握着王涛早已冰凉的手眼圈通红。徐维和王涛在20年前同一天进入警校,分在同一个班,毕业后双双留校任教。2001年又同一天回仁寿考警,两人在文林派出所还一起共事了七年。他们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徐维说,王涛对一身警服有着很深的情结。王涛平时衣着比较随意,但是只要一穿上警服立马精神抖擞,走路都是昂首挺胸。徐维清晰的记得,警校新生军训结束后第一次发学员警服,王涛穿上警服后在宿舍镜子前照了足足十分钟,扯扯袖子,提提领口,扶扶帽子。好不容易收拾妥当,王涛对着镜中的自己来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同时还大喊一声“敬礼!”

  警校毕业后,王涛和徐维同时留校担任辅导员。工作不到一年,王涛听说老家仁寿县正在招警,硬是拽着徐维和他一道回乡报考警察。王涛多次对徐维说:“当警察不能惩恶扬善有啥子意思!”

  徐维说,对警察工作的热爱已融入了王涛的血液。刚入警校的王涛还积极参选并当选班团支部书记,当徐维戏称王涛有“官瘾”时,王涛非常严肃认真地告诉徐维:“这是为入党做准备。”2000年6月,留校任教的王涛光荣入党。

  王涛在文林派出所工作时,在一起抓捕“飞车党”的案件中,包括王涛在内的五名警察将嫌疑人团团围住。嫌疑人气急败坏的叫嚣:“我是艾滋病,谁敢抓我,我就把病传染给你。”

  王涛双手一扬,将4名同事拦在身后,只身上前搏斗。搏斗中,王涛手臂被抓伤。气急败坏的嫌疑人见王涛负伤,从自己额头上抹了一把血使劲往王涛伤口上洒。嫌疑人同时还十分邪恶的将血挥向每一位靠近他的民警。


十万群众自发涌上街头送英雄

  嫌疑人被制服后,一个消息睛天霹雳:嫌疑人经确认是艾滋病患者。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时任文林派出所所长黄世国说:“当时不要说王涛,我都觉得太可怕了。”万幸的是,5名同志经检查都没有感染艾滋病毒。

  事后有人问王涛为什么这么玩命,王涛说:“穿上这身警服就没得选择!”

  当这份情源自心底,就能凝聚罕见的气场,他用真情和厚意托举“人民”

  “天若有情天亦老。”8月9日,雨后的仁寿县城天色阴沉,草木含悲。在仁寿县法治广场,王涛、廖弦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1000余名干部群众胸戴白花井然入场,手持黄花肃然伫立。在绵延不下10里的大街两旁,10万群众自发涌上街头送英雄最后一程。

  在中央、省、市、县各级领导的发言中,王涛、廖弦的英雄事迹再一次历历在目,他们把生的希望让给群众,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这种英勇无畏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9:06分,王涛同志的父亲致辞,坚强的老人声若洪钟。他说:“王涛永远倒在了他无比热爱的岗位上,英勇牺牲。此时此刻,我们悲痛欲绝、肝肠寸断、撕心裂肺……”


灵车缓缓驶过长街

  此时此刻,对夏燕红而言,时间已然凝固。她痴痴地凝望着躺在灵柩中的王涛,目光没有离开过半刻。那一天,昨夜还在甜蜜谋划,清晨依然温馨告别,转眼间夫妻却已阴阳两隔。这份情,情深似海呀;这种痛,痛彻心扉啊!此刻,夏燕红和王涛,距离是那么近,世界又是那么远。

  9:15分,法治广场1000余名干部群众向壮烈牺牲的王涛、廖弦遗体三鞠躬。哀乐声起,参加送别仪式的来宾代表、亲朋好友代表向牺牲的同志献花、瞻仰遗容。随后,所有干部群众向王涛、廖弦同志遗体默哀三分钟。哀乐阵阵,现场一个又一个同志泪花溢出眼眶,泪滴挂在鼻尖,泪水洒落大地。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一曲雄浑悲壮的《驼铃》响起,十二名武警战士缓缓托起王涛、廖弦的灵柩。七个有力的侧行步后,庄严肃穆地将英雄灵柩扶上双肩。所有送行的亲人均一袭黑衣,胸佩白花。

  王涛年仅15岁的儿子,用纤细的手牵着妈妈,痛到心碎的母子泪已流干。

  人群中,无数人双眼含泪,有人忍不住低声抽泣,有人蹲在地上痛苦失声。

  灵柩缓缓行进到了黄亮面前,这个壮实的小伙满眼泪水,他望着王涛的灵柩哽咽嘶吼:“涛哥,您一路走好啊!”黄亮是仁寿县规划建设监察大队大队长。王涛在慈航派出所当所长时,黄亮是慈航所的交警中队长。

  黄亮说,他与王涛共事不到两年,但是王涛的人格魅力彻底将他征服。工作上,王涛凡事亲力亲为,遇到危险总是第一个冲在最前面。生活上,王涛对同事亲如兄弟姊妹。王涛有一手好厨艺,有时候兄弟们加班累了,他还亲自下厨为大家做宵夜。王涛随身有一个笔记本,上面记着每一个同事的生日。同事们生病了,他除了代表单位慰问,还私人塞上几百元钱。

  当得知黄亮有机会到县规划建设监察大队当大队长时,王涛鼓励小伙子大胆去闯。当时,黄亮手上有一个系列盗窃案正在领头侦办,王涛嘱咐小伙子务必站好最后一班岗。


王涛外出旅游照片

  2017年2月24日下午,王涛打电话询问县局政治处,关于黄亮的调令怎么还没有下来。2017年2月26日,正在江苏办案的黄亮接到了王涛的祝贺电话。2017年2月27日,王涛亲自到成都火车北站迎接凯旋归来的黄亮。当晚,王涛安排黄亮休息,他亲自连夜问材料,连夜带嫌疑人指认现场。

  第二天一早,一夜未睡的王涛又亲自开车送黄亮到新单位报到。途中,细心的王涛先送黄亮回家,叮嘱小伙子穿上衬衣和西服。王涛说,到新单位要留个好印象,当领导凡事都要做好表率。

  王涛将黄亮送到建设局后,又一次反复叮嘱,道别时竟然一度哽咽。王涛离开后不一会儿又给黄亮打电话:“好舍不得哦,心头过不得。”同样不舍的黄亮说:“要不晚上约哈酒嘛。”

  当晚,在县城一家小饭馆,两兄弟一醉方休。

  灵车缓缓驶过长街,街道两旁的群众泪目相送。“英雄一路走好”、“英雄未逝,只是长眠!”、“仁寿人民的骄傲,人民警察的榜样!”“平安不会从天而降,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一幅幅白底黑字的标语在悲怆中传递着人民群众的心声。在这些标语中,有一幅标语的内容与众不同:“王老师,一路走好!您2000级的学生送您来了!”标语后面,黑压压的站着一群年龄相仿的男女。

  据徐维介绍,这些都是王涛带过的学生。王涛虽然在警校干了不到一年,但是王涛担任辅导员时,带的是2000级毕业班。学习上,王涛对学生特别严格。比如学生制服必须严格按人民警察着装要求进行标准搭配。有一次,一个学生穿警服时脚上穿了双黄色皮鞋。王涛发现后当即责令学生将黄皮鞋脱掉,光着脚走回寝室把黑皮鞋穿上再来上课。


王涛(左一)战训时照片

  在生活上,王涛与学生打成一片,对每一名学生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这批学生毕业时,王涛将每一名学生逐一请到办公室谈话。学生们毕业回家后,每一名同学都收到了一封王涛老师“量身订做”的亲笔信。

  得到王涛老师牺牲的消息,川内的学生来了,广东、新疆、黑龙江的学生也来了。同学们自发为王老师守灵,无法来到现场的同学委托现场同学将自己的哀思诵读给长眠的王涛。同学们还将王涛的妻子夏燕红拉进同学群,每位同学都将自己的微信名修改为真实姓名,同时留下自己的手机号,同学们深情的说:“师娘,今后有什么事您尽管开口!”

  听闻王涛牺牲的噩耗后,仁寿县文林镇、清水镇、慈航镇和富加镇等地群众自发前往县殡仪馆悼念。8月9日的遗体送别仪式,10万群众送英雄的场景感天动地。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文林派出所工作的9年中,王涛为群众办好事、实事110多起,给困难群众捐线5000多元。

  91岁的留守老人吕卿英经常到派出所找“眼镜所长”聊天,王涛每次都挤出时间陪老人“摆龙门阵”,送老人回家。同时,王涛还利用周末时间为老人打扫卫生,有时还陪老人一起唱《东方红》等老歌曲,偶尔也在小饭馆买吕老娘喜欢吃的饭菜送到老人家里。老人逢人总说他有一个好儿子在文林派出所。

  在慈航派出所时,王涛在开展“一标三实”工作入户调查时,发现一名70岁的大娘没有户口信息且腿脚不便。王涛主动奔走沟通相关单位,为大娘解决了户口问题。当王涛将户口薄送到大娘家中时,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不停念叨着:“你比我的儿子还亲啊。”

  富加镇一名居民回忆,他去年前往派出所开证明,很多政策不清楚,王涛所长便耐心地给他解释。王涛还拿出纸将所需材料一一罗列,让这位群众不但办成了事,而且还少跑了很多路。

  对犯罪嫌疑人的家人王涛也是有节有情。2012年春节前夕,王涛和同事们破获一起跨省拐买儿童的案件,他们一路从四川追到石家庄,解救了被拐儿童,挡获了犯罪嫌疑人。得知犯罪嫌疑人家中有一名12岁的孩子无人照看,王涛就将这个孩子接到亲戚家里,孩子上学放学由专人接送,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周。

  当这股劲溢满全身,就可释放磅礴的能量,他用双肩和汗水铸造“担当”

  王涛的人生是短暂的,他出生于1977年11月1日,于2018年8月6日壮烈牺牲,年仅41岁。

  王涛的履历是简单的,2000年7月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10个月,之后整整十八年扎根于家乡基层派出所。

  王涛获得的荣誉屈指可数,曾获眉山市公安局嘉奖1次,2017年度被评为“年度优秀公务员”、“眉山市防汛抗洪抢险工作先进个人”。



  王涛常说:“成绩都是兄弟伙一起干出来的,荣誉本属于大家。”

  王涛荣誉不多,个子不高,但是“舍得干、敢逗硬”的秉性却在仁寿警界赫赫有名。

  仁寿县副县长、公安局长胡波说,王涛同志身上有四股劲儿:真抓的实劲、敢抓的狠劲、善抓的巧劲、常抓的韧劲。

  王涛自己也有一句口头禅:“我干的是共产党的‘活路’,我是铁脑壳。”

  2001年5月,年轻的王涛放弃了警校教师的工作毅然从警。徐维说,当时警校在德阳市区,每月收入高达1500元。王涛回到家乡被分到了偏远的禄加派出所,担任辖区复合乡驻乡民警,每月工资414元。

  复合乡当时的条件十分艰苦,距离仁寿县城70公里,道路崎岖不平,乡里饮水要肩挑桶提,住宿没有一间像样的床,晚上上厕所都要打着手电筒走很远。

  徐维与王涛相聚时曾打趣说:你娃这哈是从“中央”跳到了“中江”。

  生性乐观的王涛告诉徐维,路远就少回几趟几家吧,提水就是锻炼身体,摸夜路上厕所练胆儿……你和同学们什么时候来一趟复合乡,这里的羊肉汤生态得很,味道不摆了。

  据禄加派出所原所长刘则良介绍,王涛对老同志特别尊重,认真学习本领,从不叫一声苦、叫一声累。不管是刑事案子,还是治安案子,件件有着落。2002年缉抢治爆专项整治工作中,王涛几乎走遍了复合乡每一户群众家庭。

  通过逐户拉网摸排,高效完成了任务。对托人说情的关系户,王涛坚持原则;对拒不缴枪的钉子户,王涛义正辞严。对收缴的枪支,王涛每次都抢着自己扛,他的肩膀上扛枪跋涉的磨痕印记清晰可见。

  2005年5月,王涛被调进文林派出所。文林所是当时仁寿城区唯一的派出所,肩负着繁重的治安、刑事任务,一般人都会觉得文林所的工作又苦又累,但是王涛仿佛找到了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感觉。

  徐维说,虽然在一个单位上班了,但是见面的时间反而变少了。王涛当时的生活状态就是出警、办案,熬夜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徐维每次见到王涛都是风风火火,感觉走路都在跑。

  王涛在文林派出所一干就是9年,无论是当民警,还是担任副所长,王涛较真逗硬的脾气不曾有一丝改变。

  2013年5月,文林镇建设路三段因交通事故引发了一起打架斗殴事件,嫌疑人想请王涛吃饭,递送红包以免遭打击。王涛毅然拒绝,坚持对每一位当事人均依法做出了公正严肃的处理。

  2014年6月,王涛调到清水派出所担任指导员。清水所所长李骅告诉我们,王涛在清水所和他搭班子虽然只有七个月时间,但是他和王涛配合默契。这个期间,李骅又被派到县局学习三个月,王涛勇挑重担,将派出所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得到了县局和清水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评价。

  王涛的老家在清水,在清水工作期间,王涛坚持公正执法,亲自带头抓违法犯罪嫌疑人,亲自制作现场勘查笔录,亲自核实警情并如实录入。

  王涛在慈航派出所当了所长后,仍然坚持凡事亲力亲为。在“一标三实”工作中,王涛主动联系辖区偏远的楼房村,亲自下乡入户,逐户了解信息,并录入系统。

  当然,当了所长之后,王涛公正执法的秉性有增无减。当时有20多名货车司机严重超载,意图强行冲关,据了解这些司机每个人身上都有刀或匕首。黄亮当时是交警中队长。他带上枪率队出发时对王涛说:“涛哥,你在所上守着。”王涛说:“这些司机的嚣张气焰必须打击,兄弟伙们都上了,我怎能不去。”赶到现场后,王涛持枪冲在最前面,他对这些司机说:“超载的货物必须按规定卸载。否则,你们冲过去了,把我的名字倒着喊。”狭路相逢勇者胜,双方对峙了24个小时后,最后这些司机只好主动认怂。

  2017年4月,王涛到富加派出所担任所长。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王涛亲自打理的痕迹,派出所每一扇窗户他都亲自擦试,就是掉在派出所的烟头,王涛也总是弯腰捡起。

  王涛到富加派出所工作的日子不到一年半,8月6日的突发极端事件让他的生命嘎然而止。王涛、廖弦牺牲了,多家媒体多次走进富加派出所。仁寿县公安局曾经整理了一份媒体的采访内容材料,我细细一翻居然多达20余页,其中王涛公正执法的事例举不胜举。

  富加派出所民警刘超说,今年3月份,王涛突发胰腺炎,医生建议住院一个月,王涛仅仅呆了十天即出院上班。是啊,王涛真的太忙太累了。原本消瘦的王涛,身体再次垮掉了20多斤。战友们记忆犹新,当时王涛的衣服、裤子穿在身上都是穿荡荡的,让人看了莫名的心酸。

  当这缕魂振动翅膀,就要引发无尽的忧伤,他用铁血和泪水守望“纪律”

  徐维和王涛曾经因为一件事差点闹翻了脸。

  2017年,王涛到富加派出所走马上任。辖区一家企业老板想请王涛吃顿饭,互相认识认识,交个朋友,以后有事可以有个照应。王涛每次总是告诉对方,有什么工作上的事尽管开口,吃饭就大可不必了。

  企业老板多次邀请没有下文,经多方打听得知徐维是王涛20年的哥们儿。企业老板是徐维老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实在不好推脱。徐维知道明说肯定要碰一鼻子灰,他就打电话告诉王涛来了几个同学,大家聚一聚。

  当晚,王涛忙完工作赶到聚会地点,看到企业老板在座,王涛的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王涛匆匆地吃了几口饭,酒一口也没喝,提前到吧台将单买了,独自一人扬长而去。

  而最让徐维不能接受的是,王涛离开时还当着众人的面甩了一句话:“今后我们两个人也最好不要来往了!”

  凌晨两点,徐维收到王涛的短信:“哥们儿,不要生气哈。我们工作特殊,和这些老板最好保持一段距离。”

  徐维说,王涛其实很喜欢喝酒,他还有一个绰号叫“王八两”。在警校当老师时,王涛常常邀约徐维小酌一杯。后来当了警察,王涛每每办了件漂亮的案子,必然要拉上徐维、邀约几个好友喝上一杯。大家一起叙叙旧、拉拉家常、谈谈人生,这也是王涛最开心的时候。

  王涛年轻时可以轻松喝八两白酒,参加工作后由于日夜操劳酒量衰减,现在最多也就只能喝半斤白酒了。但是,王涛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他常常喝酒怕别人笑话,每次总是“绷起”。自从突发胰腺炎后,王涛基本戒酒。

  8月3日,王涛牺牲前三天,也是王涛年休假的前一天。王涛买了两斤斗鸡菇,叫了徐维和几个好友一起聚餐。当天,王涛十分兴奋,不仅破例喝了一瓶啤酒,而且还一支又一支地为大家“扎”烟。递烟时,他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这是黄鹤楼爆珠款哈,脸上写满了开心。

  看到王涛的笑脸,徐维的眼圈红了。王涛一直喜欢吸烟,但是由于经济拮据,直到当上了副所长,王涛依然抽的是10元一包的硬云烟。后来工资涨了,王涛才开始抽20多元一包的软云烟。今天王涛发给大家的黄鹤楼,是王涛当了所长后,偶尔拿出来打“台面”的。其实他自己,依然抽的是软云。

  徐维说,王涛多年来,身上的现金很难超过300元。王涛牺牲的那一天,王涛的遗物中,现金也仅有500余元。

  王涛常常对妻子说,做人要干干净净、坦坦荡荡。如果想收钱,或许天天都有机会。不用来路不明的钱,我睡觉都要踏实些。现在工资涨了,待遇也好了,我很满足。

  王涛陪伴父母妻儿的时间少之又少,从警18年他对家人有太多的愧疚和遗憾。

  每年的大小节日,王涛不是在单位,就是在办案的路上。父亲生病了,他最多就能匆匆赶到医院打一声招呼;母亲生病了,王涛唯有请求父亲多多照顾;儿子生病了,只有妻子夏燕红独自忙前忙后。

  夏燕红记得,儿子三岁时,有一次患上了严重的哮喘病,必须到成都就医。给王涛打电话,王涛一句“我忙得很,在整案子”,然后就匆匆的挂了电话。

  夏燕红只有独自一人背着儿子坐公共汽车到成都,到了成都后又坐人力三轮车一路摇晃到医院。到了医院,独自一人背着儿子楼上楼下挂号、交费、拿药……好不容易把儿子安顿好,柔弱的夏燕红早已汗湿衣背。

  说起挂电话,王涛曾让母亲生气。有一次,老人有近两个月没有见过儿子,就想打一个电话听听王涛的声音。电话接通后,王涛在问明父母身体没有大碍后,不到一分钟就匆匆挂断了电话。老妈妈怅然若失,王涛的父亲对她说:“涛娃儿确实忙,可以理解。”

  在王涛父亲眼中,老人觉得儿子特别优秀。他说,王涛从小品学兼优。每次考试,王涛总是名列前茅。王涛多次担任学习委员、班长、团支部书记。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干警察脚踏实地,深得领导、同事、群众的喜欢。老人家表示,这样优秀的儿子我不埋怨。

  有一年父亲过生日,王涛夫妇特意花240元为父亲买了一件茄克。老人家说,这件茄克质量又好,款式又“洋气”。

  王涛的父亲平时将这件衣服平整地挂在衣柜里,只有重大节假日或走亲戚时才舍得穿一穿。每当有亲戚称赞这件衣服时,老人家总是幸福地回答:“漂亮哇,这是涛娃儿给我买的。”

  夏燕红说,王涛是一个家庭责任感特别强的人。王涛只要有空闲,他总是待在家里陪伴家人。

  王涛特别喜欢搞卫生,时常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王涛还有一手好厨艺,常常亲自下厨,变着法子为家人弄可口的饭菜,双椒兔是王涛最拿手的一道菜。

  王涛还是一个特别有生活情趣的人,他喜欢并擅长侍弄花花草草,家里一年四季总是春意盎然。

  每当看到儿子和王涛在客厅沙发上嬉戏打闹,夏燕红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幸福的女人。她常常对同事说,嫁给王涛我心里好踏实、好幸福哟,晚上我梦都不得做一个。

  王涛和夏燕红结婚后,工资一直由夏燕红保管。他总是对妻子说,以前结婚时太穷了,既没有婚纱,也没有项链、戒指,现在你想买什么就尽管买吧。

  夏燕红每次到了商场专柜,犹豫良久又悄悄地走了。后来,王涛利用休息时间,“押着”夏燕红到商场购买了项链、戒指。有一次,看到妻子对一块女式手表爱不释手,王涛又毫不犹豫地叫妻子买回了这块2000多元的手表。

  其实,王涛对手表也是情有独钟。但是苦于没钱,一直只能望表兴叹。本来这次休假,夫妻二人既安排了旅行,又计划到成都为王涛买一块男式手表。

  王涛牺牲后,夏燕红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泣不成声:“涛哥一辈子真的太苦了,一家人的生活刚刚好一点,他就孤零零的一个人走了。”

  王涛的儿子只有15岁,小伙子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而且特别独立坚强。

  8月6日,王涛牺牲的那一天。相关部门出于对英雄家属的关爱,在县城宾馆为英雄家属订了房间。夏燕红和儿子踏进家门,看到一盆盆生机勃勃的花草说:“儿子,你看爸爸养的花草好好哦,今后这些就交给你了哈。”儿子听完,默默地拿起水壶静静地为每盆花草浇水。浇完水后,又默默地为妈妈收拾洗漱用品。妈妈出门后,儿子就一个人在家独自写作业。

  每天到了饭点,儿子总是不忘提醒妈妈吃饭。有一天,夏燕红因为处理一些善后事宜,回到宾馆已是深夜12点,儿子立马翻身起床,默默地为妈妈泡了一桶方便面,然后双手端到妈妈面前。

  其实夏燕红知道,儿子与爸爸的感情特别深,王涛牺牲后,儿子时常在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躲在被窝里痛哭。

  夏燕红泪眼朦胧地接过方便面,她在心中默默地对王涛说:“涛哥,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儿子长大了!”

  8月14日,四川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叶寒冰专程赶赴仁寿县看望英雄家属及生前战友。叶寒冰指出,王涛、廖弦在危难之际奋不顾身,冲锋在前,与犯罪嫌疑人英勇搏斗,用鲜血和生命践行了“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总要求,谱写了新时代人民公安为人民的英雄赞歌!

  8月16日,四川省公安厅党委作出关于向王涛、廖弦同志学习的决定,号召全省公安机关民警、辅警向王涛、廖弦同志学习。

  英雄虽逝,精神永存!(文中图片均由仁寿县公安局提供)  (文国权 文博)


编辑:本站编辑

ag平台漏洞|官方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电话:(028)38168086 |

蜀ICP备18022806号-1 ag平台漏洞|官方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眉山市眉州大道西一段主楼西5楼 邮编:620000